Placeholder VC:区块链轻应用

Placeholder VC发布了有关区块链最新的投资思考:区块链轻应用。

在2014年,对区块链应用堆栈架构理解如下图所示,并且预测该架构将会在接下来的几十年内成为新的主流。现在回顾来看,很明显当时认为所有应用都将基于比特币而创建的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当时以太坊还没有发布)。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创建应用时有了更多的区块链平台的选择,这是好事。图中的中继网络(Overlay)指的就是Layer 2层级。现在区块链应用堆栈有了一个更好听的名字,Web3应用堆栈,但整体架构似乎还与之前类似。

2016年风投机构USV发布了区块链肥协议投资指南,认为与互联网不同,区块链行业的协议层将捕获绝大部分的价值,而应用层只能捕获一小部分价值。肥协议(Fat Protocol)

 肥协议(Fat Protocol)

到了2020年,行业已经有了很多区块链协议和应用,因此也可以更好地进行研究和观察,我们的主要观点如下:

加密货币服务架构(Cryptoservices Architecture)

大型互联网公司倾向于通过将用户锁定在特定界面来扩张其平台和垄断信息。但加密货币网络不通,它们倾向于提供单个的服务,而且也不用“控制”用户界面,因为它们无法控制数据。加密货币行业/web3中的消费应用都是使用加密货币服务架构来基于多个可组合协议而独立创建的。

加密货币服务架构(Cryptoservices Architecture)

在去中心化金融(DeFi)领域,人们将其称之为货币乐高。以Zerion ,Instadapp 和Multis为例,它们都使用了很多相同的协议创建了类似的加密货币金融应用,例如Ethereum, Compound, Maker和 Uniswap。这样一来,这些应用就可以在无需构建所有这些功能、基础设施和流动性的前提下,就能提供完整的金融服务(发送交易、借贷、去中心化交易、投资,等等)。这些协议为多个界面以及基于共享资源和数据之上的应用提供了特定服务。共享基础设施降低了整体的成本。

加密货币服务架构对于初创企业来说非常好。他们能够将很多功能外包给各种网络来降低成本。在协议成本和资源方面,每个应用都处于平等地位(与互联网架构例如AWS不同,其中应用越小,成本越高)。在获得真正的融资之前,这些公司已经将全功能的产品推向了市场。与互联网公司需要很多资本进行扩张相比,使用这种新的模式可以让这些轻应用资本效率更高。

掌握自己的数据

非托管是加密货币应用降低成本的另外一种方式。大型互联网公司的模型依赖于创建数据垄断,因为只有将用户锁定在专有界面才能通过用户的数据信息来最大化利润。而且这些互联网公司之间更多的是竞争而非协作,因此用户不得不登录不同的平台来泄露自己的信息。而且安全和新法规下日益增加的成本将数据变成了责任。这对于能够承担这些成本的企业来说是可行的,但是对于初创企业就需要寻找其他模式来与之竞争。

而在加密货币行业,用户可以掌握自己的数据,没有垄断控制。用户只需要控制账户私钥即可登录不同的应用,而且当你登出应用时,你的数据也随之消除。

价值捕获 vs 投资回报

肥协议认为加密货币协议捕获的价值将大于应用界面捕获的价值。很多人认为投资应用层级将不会有回报。但价值捕获与投资回报不是一回事。而且需要明确的是,应用层级获得的价值低并不意味着应用层级获得超额回报的机会就小,而且也不意味着协议层就一直会有回报。价值捕获更多的是与总的潜在市场和其它宏观因素相关,而回报则与成本、增长率和持有股份的集中度相关。协议和应用的区别在于这些因素的组合方式。

从成本的角度看待价值是思考价值分配的一种更精确的方法。 基本原则是,在市场上,成本是决定未来价值的重要因素。 因此,我们可以通过研究市场的成本结构来估算其价值结构。 在加密货币行业中,协议层网络承担了大部分成本,因此它们需要更多的投资–这意味着必须在该层上积累更多的价值才能维持平衡(否则就不会发生投资)。 应用层级的运营成本更低,所需的投资也更少,因此,它们自然需要的市场价值也就更少。 但是,网络的所有权和成本结构比私人公司的分散得多。 通常,对代币进行投资会带来一小部分收益,而这笔小部分收益必须更大,才能覆盖您的资金成本。

例如,目前以太网络共估值150亿美金,1000万美金只能购买目前以太币总供应量0.06%,以太网络的总价值在增加600亿美金,你的投资才能实现5倍回报(达到5000万美金)。而用100万美金在种子轮投资了应用层级企业10%的代币的话,应用层级的总价值“只”需要增加4.9亿美金,就可以实现5000万美金的回报。

而且网络协议和应用层级公司处理价值的方式也完全不同。将公有网络的市值从200亿美金增加至900亿美金所需要的推动力与将应用层级企业的市值从1000万美金增加至5亿美金所需的推动力截然不同。在公有交易市场中,代币价格也实时变化,其中公有网络在每一笔投资中获得和失去更多价值的速度也比私有企业更快。复杂性为进入和退出的投资美元增加了很多杠杆。同时,业务价值可能为人熟知,但是,私人的早期投资会以不可预测的方式带来更高的风险。

最后,我们还需要考虑应用层级之下所有协议的组合价值。例如,Zerion 依赖以太坊、Maker,Compound,Uniswap等协议来运行。这些网络的组合价值远大于Zerion的单个价值。但,这与投资回报没什么关系。加密货币网络可能会存储上万亿美金的价值,但最终的增长会平缓。市场中的绝大部分价值可能会存储在协议层中,但是超额回报投资则会转移到增长更快的应用层级。但就现在而言,我们远没有达到平衡,我们一直在这两个层级中寻找高回报的机会。

协议 to 企业 to 用户(P2B2C)

轻应用的运行成本更低,因为他们将更多的成本转移给了协议层和用户。可以将加密货币行业看做是协议对企业对用户的模式。协议提供了特定的服务,可以在应用层捆绑起来再提供给用户。

应用层级的企业必须要创建协议功能之外的价值。而且随着基础设施越来越成熟,应用变得更加轻便,我们就需要新的商业模式。行业有很多有趣的实验,例如Blockstack,提出了“应用挖矿”概念,NEAR则为其开发者设置了忠诚度费用结构。这里重点介绍三种通用策略:构建成本护城河、垂直整合以及用户-权益者模型。

构建成本护城河意味着要考虑协议未考虑的成本和外部成本。这些费用的扩大是一种防御,因为它让竞争者难以承受。例如,Coinbase就通过两个成本很高的服务业获取商业价值,即法币交易和托管,并通过经典的规模经济来盈利。这没有什么新鲜的。市场不会让Coinbase收取加密货币交易费,但他会收取交易所的交易费以支付提供这些服务所需的投资。诸如Zerion之类的轻应用就不会内部消化这些成本,因此他们也不会收取额外的费用,因此他们也无法使用Coinbase的商业模式。

垂直整合在加密货币行业可以让成功的应用获得足够多的用户,并将用户变为协议的供应侧(例如矿工),并直接服务他们的用户。尽管不希望应用层过多地控制协议层,但这也是有可能的结果。

用户-权益这种理念主要就是借用代币来向用户分发价值和优势。通常,它要求用户持有一定数量的应用层代币(不是协议层代币)来享受诸如折扣或者奖励。乍一看有点像航空公司和信用卡公司的忠诚度积分,除此之外别无优势。但创新在于代币模式的设计,它可以让用户在应用层的增长中获利。通过将用户融入到业务中,可以超过诸如折扣之类的边际收益。

例如Nexo 和Celsius,可以使用代币提供抵押借贷服务。而且当你使用NEXO代币还款时,Nexo提供了折扣利率。在Celsius中,用户持有的CEL代币越多,就可以获得更好的存款利息。

区块链

区块链是一种点对点、信任最小化、不可篡改的分布式技术。